盛世彩票网-学生与戒网瘾学校教员发生冲突 被控制时窒息死

对于有学生家长担心的教员打人和孩子逃跑等问题,该培训机构在宣传中也做出了说明,“我们这里不打人,孩子本来就是叛逆期,如果打人,家长在家里直接打骂就可以了。其次,我们还会和您签一份一式两份的安全管理协议,我们是全封闭式管理,学校的教官是跟孩子24小时在一块的,与孩子们同吃、同住、同娱乐、同训练、同学习,随时会注意孩子的情况,孩子肯定跑不了。”

学生称曾遭到殴打

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昨天,北青报记者发现,宣传该机构的很多网页都已关闭,而该机构接听咨询电话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机构“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不招收学生了”。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多名曾在该培训机构内戒除网瘾的学生。其中一名学生小汪表示,他对该机构出现学生死亡的事情“并不意外”。小汪说:“我在里面待了半年,那里面长期都存在虐待学生的情况。”

据当地通报称,案件发生后,济南市天桥区和市相关部门迅速对案件处置和善后工作作出安排部署,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市区两级纪委、监察委已介入调查,将依纪依规对相关公职人员做出处理。

对话

前学生:教员常用“憋气大功”折磨人

今年23岁的小汪曾在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生活了半年的时间。18日,小汪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他曾经在该培训机构内的遭遇。

北青报:你是怎么被送进这家机构的?

小汪:因为父母觉得我有网瘾,在2016年1月25日把我送进这所培训学校。当时是学校过来人把我强制带走的。父母把家里的钥匙给了他们,他们当时开了我们家的大门,又踹开了我的房门,说我“涉嫌网络诈骗”,要和他们走一趟。我当时也很蒙,就被他们带到了车上,从河北的家里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了山东济南的那个所谓的学校。

北青报:在培训机构里每天都做什么?

小汪:这里的收费是每月6000元左右。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然后跑步、吃早餐。上午就是叠被子、站军姿、走队列,下午学习《弟子规》一类的“文化课”。但是这些都很随意,有时候教员讲不下去了就会放歌听。虽然晚上规定的睡觉时间是9点半,但是实际上教员会让我们“练体能”,很多时候要到12点才能睡。在里面我们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手机都被没收了,如果有家长想来看我们,教员就会说不能让孩子受打扰,不让家长见。

北青报:在这个机构里会有虐待的现象吗?都用什么方式虐待你们?

小汪:我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在所有学生的面前把我打了。可以说,教员虐待我们是常事儿,后来我们这些出来的学生还总结了“雅博十大酷刑”,例如“憋气大功”,就是教员用一块湿毛巾捂住学生的嘴,剩下的几个人按着学生的四肢,学生被捂一分钟左右就会昏厥,开始的时候还会挣扎,昏厥以后大腿就会直挺挺的,很吓人,教员每次看到有人昏厥就会停止,然后等着学生醒过来。我在里面半年时间,看过他们用了五六次“憋气大功”,有一次他们还让我去帮忙按着学生的腿,我害怕被打,就过去了,现在想想很后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zpbedu.cn/a/yulexinwen/2571.html